首页 > 最新小说 > 未若柳絮因风起

未若柳絮因风起





  “牵妈妈的手”,似乎触手可及。对我来说,已是一眼万里,触不可及。母亲在我年少离家时猝然离世,那时我亦孤身一人,两手空空,没有给她婚礼、孩子等可以让一个母亲聊足安慰的任何东西。如今我已安定下来,成为一名可以让她弥足自豪的人民法官,物质不虞匮乏,孩子健康活泼。“过去的14年里,我走过每一个陌生的城市,都会遗憾母亲未曾来过,我吃过每一次美味,都会遗憾她不曾吃过。我赚的钱你不曾花过,我开的车你不曾坐过,我的孩子你不曾抱过……”,潸然泪下,百身莫赎。谨以此文,纪念我的母亲。



  竟然下起了难得的大雪。想起北方的家乡,母亲。

  闲教儿诵花间集。狭小温暖的老房子,年幼的我,年轻的母亲,讲一个古代女子和雪的故事。

  东晋有个叫谢道韫的美丽才女,小时候就很聪明,而且有想象力。下雪的时候和家人联诗。叔叔出题:大雪纷纷何所似?

  堂哥答道:撒盐空中差可拟。

  谢道韫答:未若柳絮因风起。

  叔叔大加赞赏。

  想起母亲,时时感激,是她带着最初的我去体会文字,学会关心风,雨,月亮的形状和人的心情,并为之感怀。

  北方的家乡冬天有很大的雪。彼时的我还小,燕山雪花大如席。相对论。

  北方的清晨天色墨蓝,积雪还未清除。我走着去上学,一边默诵着“半夜军行戈相拨,风头如刀面如割。”

  那时课业已经繁复,下了晚自修已是深夜,母亲却在等我回家,做好了火锅。金针菇羊肉胡萝卜卷心菜贡丸。赏心悦目,热气腾腾。

  那时的我刚刚到叛逆期,会因为考试失误淋着雨夹雪回家,浑身湿透,折磨自己和父母。拒绝交流,虽然事实证明这世界上没人比他们更爱我。

  如果我那时更听话一些该多好?可这世界每一天都是正式演出,没有彩排。

  最叛逆的时候报了所能想到的离家最远的大学。

  他们说,没关系,好女儿也志在四方。

  从未一个人生活过,对陌生和失去照顾的环境有未知的恐惧。但落笔无悔,已经没有余地了。

  母亲在我去报到的箱子里准备了我可能需要的所有东西,包括衣架和牙刷。

  因缘际会来到这里工作,有山有海的地方。

  会想他们。

  西北望长安,可怜无数山。

  何为化得身千亿,散向峰头望故乡。

  始终觉得我还年轻,他们还年轻,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事还远,还早。

  她走的时候我不在身边。

  突然发作的病,没什么痛苦,但是很急,等不得的。

  我风雨兼程赶回家,所有人都在等我,她在等我。

  我只想在她怀里痛哭,像小时候有了难过的事那样,但是她的手再也不能抱我了,她的手已经凉了。

  开始喜欢看厌作人间语的书,一些古老而无用的书。

  阅微草堂笔记。

  某氏夫人早亡,子女尚幼。夫人魂魄时时现身,继母及童仆惧,不敢不善视夫人遗子。及子女长,夫人始少见。

  人死魂存,然魂为阴,衣无缝,身无影,多可见于午后墙阴处。

  某氏老年丧子,不胜悲。一日过子之坟,见其魂踞于傍。某痛哭,欲诉别后情。子无视,若不识,曰:死则父子情义灭,何哭也?其友闻之叹曰:子用心良苦,欲汝不以为悲也。

  我中午不睡觉,则墙阴处等,找。

  她从来不来。

  上穷碧落下黄泉,两处茫茫都不见。

  惟将终夜长开眼,报答平生未展眉。

  哪怕来看我一次也好。

  生活按照惯性继续。也许只有这样一个凭借。

  雪已经盖住道路、草坪和房顶。

  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。

  同事调侃:大雪纷纷何所似?

  未若柳絮因风起。

作者:刘秀 南京市溧水区人民法院审判员

来源: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

编辑:赵炜烽